咖啡產地∣一波三折的台灣咖啡種植史(日據篇)

        台灣接觸咖啡的歷史不長,僅一百四十餘年,暨非咖啡文化古國,在咖啡生產的國際角色上,也敬陪末座。

        但台灣今日卻在全球咖啡舞台上佔有一席之地,不僅已有數位咖啡職人摘下各類咖啡全球競賽桂冠,台北也被BBC選入全球六大咖啡城市。

        台灣能有這樣如火箭噴射速度般高度發展的咖啡文明,有很多社會與文化因素的綜效使然,不過其中一個幫助台灣咖啡文明奠基的因素,卻是那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咖啡種植歷史。

一波:英商北台灣投石問路

        台灣位處北迴歸線屬亞熱帶氣候,百岳聳立,高海拔區多有云霧,微氣候條件適合栽種咖啡。不過,台灣咖啡種植的初因屬外來刺激,受清末殖民時代的時空條件誘發。

        十九世紀,清朝於第一次英法聯軍戰爭中落敗,1858年(清咸豐8年)清廷分別與俄、美、英、法簽訂「天津條約」,台灣南部的安平港與北部的淡水港,被指定做為開港之地。

圖:1898年清朝末年滬尾(淡水)港剪影,圖片取自必麒麟所著《老台灣》,高傳棋供圖

        英商「德記洋行」因台灣開港而來台經商,德記洋行隸屬英國東印度公司(English East India Company),這間公司在十七世紀英國咖啡發展史中,扮演咖啡貿易商的重要角色。

圖:英商德記洋行在安平的倉庫,圖源自1920年發行的日治明信片

        當時負責台北淡水與大稻埕「德記洋行」的經理,發現台灣氣候合適種植咖啡,基於可能的國際貿易機會,便嘗試在公元1884年(清光緒10年),從菲律賓馬尼拉引進阿拉比卡咖啡苗木想進行試種。不過這次的運送因海運航程關係,苗木到台前已死亡。

        於是來年1885年,洋行又再次輸入咖啡苗木,並選址於台北府城附近海山堡(包含今日台北縣三峽、土城、板橋一帶),與冷水坑茶農合作進行咖啡試種,這是台灣文獻最早與咖啡有關的種植紀錄。

圖: 清治時期海山堡一帶地圖,台北故宮博物院館藏

        由於種植尚屬實驗階段,受託種植的農民剛從洋行取得關於咖啡種植的一些技藝概念,而咖啡苗木養成一般至少得等三年才見結果,苗木也並未能全數養活,這段試種尚未來得及開花結果,便遇到中日甲午戰爭。

        1895年,清廷於甲午戰爭中落敗,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開啟為期五十年的日據殖民歲月,而咖啡試種,就由英商交棒給日本殖民政府繼續完成。


蕩漾:日據政府讓咖啡在台開花結果

圖: 1895年日軍進台北城圖(原畫典藏於日本明治神宮聖德紀念繪畫館)

        日本從1888年東京第一間咖啡館Kachiichakan開業以來,國內飲用咖啡人口快速增加,內需大至全球最大咖啡生產國巴西,將日本列為頭號海外目標市場。

        日本統治台灣的那段年間,咖啡在全球市場消費邁向高峰,日本看重國際咖啡貿易機會與本國消費市場,開始將咖啡種植在小笠原諸島,並隨著殖民腳步將栽種範圍擴展至殖民屬地。

        日本據台第二年(1896),台灣總督府民政局的殖產部,便針對台灣亞熱帶地理氣候條件,將咖啡設為潛在經濟作物,開始進行島內咖啡種植情況調查。

        由於咖啡種植被列為日本殖民政府對台的施政方針,台灣因而從英商時期小面積佛系種植,邁向制度化的試種,咖啡產業透過日人的推廣而在台落地生根。

        日本據台時期,台灣咖啡種植的發展,可粗分為三大階段:

  一折:1896~1910 原生種採樣試種                                                                                                      

        據1897年《台灣日新報》報導,台北殖產課課長至海山冷水坑英商時期種植咖啡的遊姓農戶家中取樣,探查台灣原生種咖啡。

        從遊姓農夫咖啡園採樣的種苗,當時都先種植在台北府城附近的”擺接堡茶葉實驗所”內,擺接堡位於今日台北縣板橋一帶,西南邊就是遊姓農夫所在的海山堡。

圖: 清治康熙五十六年《諸羅縣志》擺接社附近形勢圖

        1898年,這批在擺接堡試種咖啡所產的咖啡種子兩袋,開始配發到各縣試種,當時包括台南、高雄鳳山,屏東東港,恆春石門等地都開始試種海山咖啡。

        1902年,殖產課技師田代安定,在台南府創設恆春殖育場,當時北台灣的台灣原生咖啡殖育,因颱風毀於一旦,民政局技師重新至冷水坑採樣,並將兩百多株咖啡苗木南送至恆春殖育場培養。

        而北台灣的冷水坑咖啡在日據時期,曾數度赴日參展,包括1907 年(明治四十年)東京勸業博覽會,並於1910年(明治四十三年)參展關西府縣聯合共進會博覽會時,奪得台灣物產第四等賞而聲名大噪。

        可惜的,冷水坑咖啡隨著主要種植商遊姓農夫過世,加上英商德記洋行因日本據台後台灣貿易拓展不便,母公司-東印度公司在東南亞咖啡園又遭遇葉銹病重擊,影響整個咖啡事業,冷水坑的咖啡遂因後繼無人而開始沒落。

        繼之而起,是由南台灣恆春殖育場主導的「咖啡殖產興業」。

  二折:1910~1934企業化咖啡園興起

圖: 台灣總督府殖產局恆春種畜場

        當恆春殖育場於1902年設立時,不僅引進冷水坑種咖啡試種,同時也引進了小笠原種與夏威夷種的咖啡,咖啡的試種由田代安定技師負責。

        恆春殖育場的任務,是落實日本明治維新以來的「殖產興業」政策。所謂殖產興業,就是透過獎勵殖民地區的西化與產業化過程,移植近代產業,促進資本累積,達到抑制進口促進出口的「富國強兵」財務自主目標。

        恆春殖育場的咖啡自明治38 年(1905年)以後開始收成,收穫面積達3 甲多,至明治41 年(1908年) 時咖啡產量已有一石餘。田代技師開始進行選種並將咖啡種苗發送給各地方試作。

圖: 田代安定被尊為台灣植物研究先驅

        由於殖育場咖啡育種的成功,加上總督府對官有林地民間租賃的放寬,吸引了日本企業或大型農場投入台灣咖啡的生產事業。

        1912年,殖產局分配咖啡種子給台東廳農民試種,揭開東台灣咖啡栽種序幕。其中移民來花蓮的日人船越,選址花蓮豐田村進行大規模咖啡種植,自創品牌銷日。

圖: 船越的花蓮豐田產台灣咖啡品牌商標

        1930年日本企業住田物產株式會社,於花蓮舞鶴租地四百多公頃種植咖啡,是台灣最早企業化種植咖啡的公司。住田所產的台灣咖啡不僅銷日,還提供給日本天皇飲用。

        1931年日本木村Key cafe公司,也在台南州北部的嘉義和雲林古坑一帶,並東台灣的花蓮瑞穗,投入咖啡種植。

        1930年,日本圖南產業合資會社也選址雲林鬥六古坑莊,進行咖啡栽種,至1934年開始大規模種植。

圖: 圖南株式會社台南州栽種林相圖,咖啡列於其間

  

  三折:1935~1942 政府咖啡改列重點作物

        日據時代台灣咖啡的種植,從實驗性試種,一般經濟作物普種,再轉列為重點經濟作物加強推廣,一個重要的分水嶺,是日本昭和十年(1935年)的熱帶產業調查會。

        1935年是日本殖民統治台灣四十週年,這產業調查的背景,是1930起日本米榖豐收導致的米價下跌,與1934年日本與荷蘭貿易協商破裂,使日本積極備戰南進。

        原本日治台灣的農業政策向以稻米為主軸,但因時空因素,稻米轉為戰備物資,並被課稅防止傾銷回日。而咖啡的試種成功,使咖啡在本次產業調查中,脫穎而出被定調為能積極賺取外彙的重點栽培作物。

        從此台灣咖啡栽種獲政府更大力的支持,並進入量產階段。

圖: 1935年調查書將咖啡列為東亞共榮圈熱帶產業一環

        直到1938年,台灣咖啡栽培面積與收成已達高峰,除了台北州外,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台東與花蓮各州廳都有咖啡栽培。至1942年前,全台咖啡種植量預估已達1000公頃,是台灣咖啡豆全盛年代。

受挫:二戰讓咖啡種植打回原形

        當台灣咖啡種植正要一片大好之際,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擊珍珠港,揭開太平洋戰事,三十多萬台灣青年被迫入伍參軍,咖啡園乏人照顧,戰爭也影響海上貿易。從1943年起,台灣咖啡種植數量就已開始下降。

圖: 1945年日軍在台投降,中方代表同盟國在台北公會堂受降。

        1945年日本戰敗,台灣省農林處接管所有日資在台事業與土地,咖啡未被列入大宗特用作物,好不容易開花結果的咖啡種植業榮景不在,多數咖啡園轉為林木地,或改種其他作物,咖農也慢慢改種稻米,咖啡種植產業在國民黨政府當局來台後,進入長達五十年的休眠期。

        儘管台灣咖啡的種植髮展受挫,但是日據時代所奠基的台灣咖啡產業,卻因此培養出一群愛好咖啡的台籍人士,有了這些咖啡愛好者的支持,儘管咖啡種植因戰爭而沒落,但咖啡文化卻在台生根,成為培育台灣今日精品咖啡王國盛況的搖籃。

 

        轉錄自 咖啡公社

 

 

在〈咖啡產地∣一波三折的台灣咖啡種植史(日據篇)〉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